weide1946 > 体育

静静的顿河 因足球而喧嚣

发布时间:2018-08-01来源:伟德betvictor手机版

  “砰,砰,砰砰……”当比利时队凭借着最后时刻的绝杀完成神奇大逆转后不久,顿河左岸的滩涂上放起了礼炮烟火。此时已是深夜11时,但我非常确定那在天空上炸开的巨大声响,可以传入这座俄罗斯南国小城每个人的耳中——是的,在这场1/8决赛结束后,顿河畔罗斯托夫也完成了自己的国际足联世界杯使命,生活重归平静……

  顿河 并不只是一条河

  顿河畔罗斯托夫,处于俄罗斯的南部,有着“南方首都”之称。这里交通便利,无论是水运还是陆路都是扼守咽喉的转运枢纽,因此在俄罗斯政要的口中,顿河畔罗斯托夫还有一个别称——北高加索大门。

  事实上在俄罗斯有两个罗斯托夫,一个位于莫斯科金环线上,叫大罗斯托夫,另一个则是我所在的这座顿河畔的“明珠”罗斯托夫,这里也是长江日报记者来到的第四座俄罗斯国际足联世界杯主场城市。

  在俄罗斯所有城市中,以名山大川直接命名的城市并不多,但顿河畔罗斯托夫便是其中一个,而在俄罗斯人甚至许许多多中国人的心中,顿河——并不只是一条河。

  此次来俄罗斯采访,探访了一座座国际足联世界杯举办城市,印象最深的还是这里博大厚重的文学底蕴。在记者父辈的一代,苏联文学是他们有可能接触到的最主要外国文学渠道,那也是属于他们一辈的时尚,仿佛不吃几次俄罗斯菜,不会念几句普希金,就无法在朋友中立足一般。所以,在下诺夫哥罗德,我会特意去探访高尔基故居,而来到顿河畔罗斯托夫,又怎能不在顿河沿岸走一走呢?

  走一走,便看到了《静静的顿河》中男主角葛利高里和他的情人阿克西妮亚的塑像,正处在顿河大桥右岸的桥头,而在左岸桥头,就是本次俄罗斯国际足联世界杯的主场之一,罗斯托夫竞技场。

  争渡 一桥飞架南北

  比利时与日本的1/8决赛,是顿河畔罗斯托夫的最后一场国际足联世界杯比赛。从当天下午开始,顿河沿岸就开始陆陆续续出现身着两国球衣的球迷。大约17点时,因为巴西与墨西哥的比赛开战,河岸边的酒馆、咖啡馆里坐满了球迷,记者也在一群比利时大叔、大爷的包围中见证了内马尔的一传一射。“是不是巴西无所谓,比利时不惧怕任何对手!”当巴西队击败墨西哥率先晋级后,几位比利时大爷非常嚣张地嘟囔着走向河对岸,那时恐怕他们很难想到,几个小时后,比利时队差一点倒在那座球场……

  既然是俄罗斯第三大河,顿河穿过的城市,必然需要一座大桥,顿河大桥便是架在“葛利高里”和罗斯托夫竞技场之间,城市在右岸,左岸除了球场,只有一片树林,零星有几架工业吊车探出的手臂,显得格外荒凉。

  在目力所及的范围内,从城市到球场,方圆中除了这一座双向仅两车道的窄窄桥梁,没有第二条通道可到河的对岸。那么接下来的局面你大约也能猜到了——堵成狗!

  从河岸边直接上桥面,有两台电梯,但在晚上8点便已排成长龙。还有一种选择是从河岸步行上桥,但那蜿蜒高耸的台阶,令很多老幼妇孺望而却步。记者特意体验了一下这台观光电梯,单程至少需要20分钟才能排得上。于是在桥的另一头,果断选择步行下河岸。

  由于桥梁的限制,所有球迷只能从此过河,不过有个“福利”便是从桥上可以饱览顿河两岸风光,许多球迷都站在大桥上以球场为背景拍照。

  加油 小个子也能击倒巨人

  比赛结束,照例又是“争渡”,见证过多次退场人潮,记者自然机敏地选择了“错峰”。在顿河左岸的滩涂上,有一位挺着大肚子的罗斯托夫大爷和他的女儿,看见记者正在拍照,大爷热情地提出一起合个影,拍完还颇有礼貌地说了一句“阿里亚多”,记者正色向他纠正,“谢谢!你要说谢谢。”碰巧的是,老大爷的女儿曾在山东淄博待过,会简单的中文。或许是这个缘故,大爷似乎也对中国足球有所了解,“中国,是一个很强大的国家,但你们的足球这次没能来到俄罗斯。不过我相信中国人一定有机会向全世界证明你们的足球,就像大家罗斯托夫队一样。”他指着不远处的罗斯托夫竞技场骄傲地说道,罗斯托夫农机队同样不是什么传统强队,最早不过是由一批开拖拉机的工人组成,他们底子不如中央陆军、斯巴达,甚至在2014—2015赛季差一点从俄超降级,但在痛定思痛后,罗斯托夫农机队在接下来的一个赛季便拿到了俄超亚军,“2016—2017年的欧冠资格赛里,大家两回合淘汰了荷兰的阿贾克斯,进入正赛后,大家主场面对拜仁慕尼黑,所有人都不看好大家,但大家却3:2击败了他们!”说道此处,老大爷兴奋地挥舞着拳头。“对,要加油!”于是,在夜色中的顿河左岸,记者教会了这位罗斯托夫大爷一句中文,“中国队,加油!”

  夜深了,人潮散去,唯有罗斯托夫竞技场依然静静地坐落在那里。国际足联世界杯之后,这里将成为2018-2019赛季罗斯托夫农机队的新主场,并承载着顿河畔人民对于足球的热情与希冀。此时,脑海里突然想起肖洛霍夫在《静静的顿河》卷尾处的那段描述——无论顿河沿岸何等喧嚣,何等纷争,何等辉煌;静静的顿河,由历史深处而来,流在永恒的大地上,流在永恒的人心上,流向永恒的历史的远方!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